最新消息:

上海满街法国梧桐里,长满了冷知识-摘自澎湃

生活随笔 梧桐 540浏览 0评论

原创 韩小妮 上海市民生活指南 收录于话题#荡马路16#冷知识1

“秋天到了,衡山路上的梧桐树落下一片微黄……”且慢,为什么植物学家说这句话写错了?

上海现存最古老的行道树栽植于19世纪末,已经一百多岁了。它们分布在哪些路段?

为什么在闵行区的西南角,有不少以“香樟”命名的小区、商业广场?

答案全在这篇推送里。

一百四十多年前,文人葛元煦在《沪游杂记》一书中,这样描摹上海行道树的景致:

“租界沿河沿浦植以杂树,每树相距四五步,垂柳居多。由大马路至静安寺,亘长十里。两旁所植,葱郁成林,洵堪入画。”

这本书出版于1876年,往前推11年,早在1865年,上海就有了第一列真正意义上的行道树。

当时,公共租界当局在外滩扬子路(今中山东一路)栽下了以垂柳为主的多种杂树。那是近代上海行道树种植的开端。

1889年的外滩

已经可以看到路旁的行道树

1907年

从外滩海关大楼的位置往南望

/Institut d’Asie Orientale丨Visual Shanghai

此后,静安寺路(今南京西路)、徐家汇路(今华山路)、杨树浦路、极司非而路(今万航渡路)等路段也相继植树。

上海是近代中国最早把行道树列入总体规划、进行规范化种植的城市。

1900年的上海街景

路上成排的行道树

/Institut d’Asie Orientale丨Visual Shanghai

1889年,公共租界曾进行过清点,共栽植5280株行道树。原《文汇报》资深环境记者洪崇恩说,这当中的部分树木迄今仍然存活在上海道路旁。

在行道树的引进上,上海常常是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

许多外来行道树由上海引进、试种,最后大大充实了我国城市行道树的品种。

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无疑是“法国梧桐”。

顾名思义,这种行道树最初是1887年由当时的法租界公董局从法国引进的。

原法租界行道树种植始于1868年

比公共租界晚了三年

图为上世纪30年代的霞飞路(现淮海路)

/卢湾区志

此后,法国梧桐不仅与上海的城市形象联系在了一起,更是“开枝散叶”到全国许多城市。

从南京、武汉、西安,到青岛、大连……法国梧桐至今仍是中国城市行道树种的主力。

南京夏日的法国梧桐

/新华社 孙参摄

张爱玲似乎对这种“洋梧桐”情有独钟,她的许多小说里都有它的身影。

但《金锁记》里这一句写错了:“不大的一棵树,稀稀朗朗的梧桐叶在太阳里摇着像金的铃铛。”

严格来讲,写“法国梧桐”可以,写“洋梧桐”可以,但写“梧桐”就错了。

市绿化部门告诉我们,“法国梧桐”是俗称,属悬铃木科,而真正的梧桐又称青桐,是锦葵目梧桐科。

从植物学的角度来看,两者实际上“浑身不搭界”。

让我们看图来对比一下↓↓

左边是悬铃木

右边是梧桐

叶片形状不相同

悬铃木的树干(左上)和树冠(左下)

VS

梧桐的树干(右上)和树冠(右下)

/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提供

悬铃木反倒跟荷花是近亲,这个发现让植物学家也大感意外。

悬铃木属主要有三种:一球悬铃木、二球悬铃木和三球悬铃木。

有说法称,17世纪在英国伦敦,一球悬铃木和三球悬铃木杂交产生了二球悬铃木。

凭借适应性更强、生长更快等优点,二球悬铃木很快从伦敦推广到整个欧洲。这其中当然包括法国,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也种着这种树。

我们口中的“法国梧桐”正是二球悬铃木。据说英国人自豪地称之为“伦敦悬铃木”,也俗称“英国梧桐”。

上海有60多种行道树,在中心城区,法国梧桐是当仁不让的“头牌”。

以黄浦区为例,根据2017年的数据,悬铃木以1.3万多棵的数量高居榜首,远远甩开排在第二位的樟树(1100多棵),669棵栾树则位居第三。

而目前上海历史最悠久的行道树是分布在衡山路沿线的悬铃木,如衡山路、高安路、岳阳路、余庆路等路段。

这些树大部分是19世纪末栽植的,如今已有一百多岁了。

1920年的贝当路(现衡山路)

/Institut d’Asie Orientale丨Visual Shanghai

1930年贝当路上的集雅公寓

周围植被茂盛

/Raymond Vibien Family Album

丨Visual Shanghai

2000年秋天的衡山路

/周红钢 摄

有人称,法国梧桐是“君子树”:夏天把叶子撑开,像一把把大伞,给行人遮阳;冬天把叶子脱光,给行人足够的阳光。

不过,法国梧桐不是一天养成的,要生长到枝叶可以隔街“牵手”,大概需要30年。

余庆路上的法国梧桐

/市绿化市容局提供

法国梧桐的寿命一般可以达到150-180年,但如果不注意保护,也可能中途夭折。

洪崇恩记得,曾有其他城市的绿化部门来讨教:为什么上海有些法国梧桐百岁了,还是长得特别好?

他道出了其中的秘密:

“这牵涉到植树规范。以前的法租界种树,尽管是插下一根小棍子一样的树苗,但必须挖8立方米、也就是2米见方的基坑,把营养土填下去。”

“这样一棵树种下去,才有足够的空间舒展根系。”

城市的绿意需要靠几代人的接力创造和守护。有时候,一条马路就是一本立体的“行道树编年史”。

在衡山路区域,不仅可以看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栽下的法国梧桐,还可以看到上世纪60年代种植的枫杨,70年代补栽的法梧,80年代种下的乌桕,以及近几年新栽植的七叶树。

衡山路附近

昭平路上的七叶树

/韩小妮 摄

而在建国西路、武康路等路段,在80年代初栽植的法国梧桐映衬下,也可以看到少量60年代末70年代初种下的枫杨。

枫杨的枝叶

左为悬铃木,右为枫杨

行道树也是“网红”武康路上

不可或缺的元素

/韩小妮 摄

还有一些行道树起到了让马路“化平淡为神奇”的效果,洪崇恩给我们举了几个例子。

闵行区的江川路在坊间被称为“中华香樟一条街”,近千棵香樟栽种于上世纪50年代末。

1960年初

江川路刚建成不久时

1964年

江川路上的香樟尚未成荫

现在的江川路

香樟浓绿苍翠,一眼望不到边

/老闵行历史文化陈列馆提供

如今,这些年过花甲的香樟长得高大繁茂,树冠高度高达“六层楼”。每到春天抽出新叶,整条路都散发出沁人的气息。

闵行一度是上海商业地产最发达的区域之一,江川路周边不乏香樟小筑、香樟家园、香樟时尚广场等以“香樟”命名的小区、商业广场。

行道树竟然被新地产蹭了把热度!

跨越虹口、杨浦两区的四平路,直到上世纪90年代还是条平淡无奇的马路。

为了迎接首届东亚运动会在上海举行,绿化部门把四平路从海伦路到五角场超过5公里的路段全部栽上了银杏。

四平路的银杏

/市绿化市容局提供

这些年,四平路成了欣赏秋色的“网红路段”。近30年树龄的银杏铺就一条超长“黄金城道”,引来无数爷叔“拍秋景搞创作”。

还有旅游机构以“中国最长金光大道”作为噱头,把四平路开发成了参观游览的风景点。

这里要说的是,虽然在上海中心城区,悬铃木“出镜率”最高,但在全市范围内,数量最多的行道树当属香樟。

截止去年年底,上海共有行道树约129万株。其中,香樟约占40%;悬铃木约占30%;其次是栾树,约占5%,银杏约占3%。

前不久,绿化部门刚刚公示了临沂路、兰陵路等22条(段)新增林荫道。如果全部入选,届时,上海林荫道将达到264条。

在炎炎夏日里,林荫道是全天然的空调。实验表明,与没有行道树的道路相比,林荫道最高可降温5℃到7℃,还能有效降尘,减少紫外线。

城市也在生长,面貌不断演变,假如遇到行道树“挡道”怎么办?

2004年,徐家汇公园三期建设时就碰到了这样的难题。

按照规划,宛平路南段(肇嘉浜路-衡山路)道路将拓宽至26米。

可是这样一来,原本该路段西侧人行道上高大浓密的法国梧桐就横亘在了马路当中。

最后有关部门想了个办法:

将这排行道树保留,辟建成道路中央隔离绿带,并在徐家汇公园一侧新建的人行道上,移植了一排大规格的法国梧桐作为行道树。

宛平路拓宽后

原先的行道树被辟为中央隔离绿带

/市绿化市容局提供

宛平路拓宽后,原先的行道树被辟建成中央隔离绿带。

2012年,全长1018米的宛平路被命名为“上海市林荫道”。

秋已至,秋色不可辜负。我们向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要来了赏秋攻略:

黄山栾树是最早可供观赏的秋季观花观果植物,观赏时间段为9月下旬至10月。

银杏、水杉、无患子、悬铃木、乌桕、枫香等植物的观赏期则在11月下旬。

红枫的观赏时间比较晚,为11月底至12月初。

此外,市绿化市容局还向我们贴心推荐了赏秋的小众路段。

话不多说,上图!

慈云街的银杏

南奉-南亭公路的北美枫香

安亭路的乌桕

玉华路(图一)

和江学路(图二)

的无患子

延川路的珊瑚朴

北江燕路的金丝垂柳

隆德路的七叶树

万全路的马褂木

水电路的栾树

/市绿化市容局提供

参考资料:

1.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编著,《上海林荫道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6年10月第1版。

2. 《上海园林志》编纂委员会,《上海园林志》,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,2000年4月出版。

3. 洪崇恩,《道路美容师 城市绿卫士——探秘上海行道树何能独领百年风骚》,《中国花卉园艺》,2017年第6期。

4. 毛锦伟,《“法国梧桐”,真是来自法国吗?》,解放日报,2015年11月30日。

5. 姚丽萍,《绿化条例修订引出城市生态话题——悬铃木为啥成申城行道树主力?》,新民晚报,2015年07月30日。

6. 陈玺撼,《上海林荫道有望达到264条》,解放日报,2020年09月10日。

7. 曹刚,《寻找水泥森林里那一抹法国梧桐绿》,新民晚报,2009年07月21日。

8. 杨卓琦,《上海的林荫大计划》,瞭望东方周刊,2015年41期。

9. 上海市绿化管理指导站,《秋天的童话,申城街边的独家记忆》,微信公众号“绿博士”,2017年12月13日。

10. 洪崇恩,《申城记忆 | 上海行道树简史&金秋赏叶攻略!》微信公众号“上海城建档案”,2018年11月15日。

11. 申知沪志,《暑热将至,让我们聊聊申城林荫道》,微信公众号“方志上海”,2020年7月14日。

12. 张莹莹,《植物笼罩上海丨正午》,微信公众号“正午故事”,2017年11月9日。

- END -

摘自澎湃https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9454796

转载请注明:八度生活 » 上海满街法国梧桐里,长满了冷知识-摘自澎湃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